今年灯会最大推手,他如何让 50 万游客涌入嘉义抓宝?

2020-06-17 10:01:16 来源:R悦生活960人评论

今年灯会最大推手,他如何让 50 万游客涌入嘉义抓宝?

台湾灯会期间,欧洲限定的宝可梦「魔墙人偶」,大量出现在嘉义沿海地区,让嘉义县一天增加了 40% 人口。31 岁的王景弘,如何以 12 万元经费,引进 3,900 名志工,在西部最穷县完成一场漂亮的「数位观光」实验?

2 年前,311 地震的重灾区,日本东北的宫城、福岛、岩手 3 县,两週内涌入 10 万旅客,为当地创造如同久旱甘霖的 2 亿日圆观光收入。

这是手机 AR 游戏《精灵宝可梦 GO》(Pokémon GO)开发商、Google 子公司 Niantic 做的「数位观光」(Cyber Tourism)实验,让游戏中的稀有怪、原名乘龙的「拉普拉斯」在限定时间,于灾区大量出现,10 万名「训练师」便义无反顾地坐新干线去抓宝,顺便观光。

同样的事情,也发生在嘉义沿海地带。只不过 Niantic 这次更慷慨,在台湾灯会于嘉义举办的部分时间,祭出本来只有飞到欧洲才抓得到的区域限定版的「魔墙人偶」,以及罕见的「未知图腾」、金色鲤鱼王等稀有怪。

今年灯会最大推手,他如何让 50 万游客涌入嘉义抓宝?

玩家在灯会期间,有机会抓到欧洲限定版的宝可梦精灵「魔墙人偶」。

结果造成轰动,光是 228 假日当天,就有 20 万「训练师」涌入嘉义,让这个台湾西部最穷、人口老化最严重的农业县,一下子多了 40% 人口。许多宝可梦玩家社群纷纷安排游览车,要团进团出,一起抓宝。

从 2 月 16 日大年初一开始,展期长达 24 天的灯会尚未结束,但初步估计旅客人数可望达到 50 万。游客足迹也从灯会展区向外延伸到故宫南院、东石渔港等知名景点。

住在中和的中年上班族陈则纬,也是 20 万名训练师之一。前一天才临时决定要去灯会的他,在 228 当天早上 11 点就搭高铁到了嘉义,待到下午 4 点半才走。

他拿出手机,细数当天的战绩。由 26 个英文字母和 2 种符号组成的「未知图腾」,全台湾一天出现频率不超过 10 次。但去了一趟嘉义,不仅未知图腾增加 115 只,台湾首见的「魔墙人偶」也成功捕获 36 只。

今年灯会最大推手,他如何让 50 万游客涌入嘉义抓宝?

今年灯会最大推手,他如何让 50 万游客涌入嘉义抓宝?

大量稀有的宝可梦,让众多玩家涌入灯会抓宝。

用宝可梦带动观光人潮,嘉义灯会不是国际首例。但把 50 万人拉进嘉义,靠的不只是宝可梦的稀有怪,还有融合社群操作和资讯工具的这几招,让对内、对外沟通无缝接轨。

从《Ingress》谈起  到让魔墙人偶降临台湾

「因为我们很认真规划《Ingress》跟很早就谈了《Ingress》的合作,因为接触所以开启了《Pokémon GO》合作的契机。这是可遇不可求的,」嘉义县智慧城市暨青年创业推动办公室执行长王景弘在 Facebook 写到。

宝可梦怎幺出现的?身为资深游戏玩家的王景弘坦言,他一开始想的不是宝可梦,而是同样隶属 Niantic 公司旗下的前一款 AR 游戏、称为《精灵宝可梦 GO》前身的《Ingress》。

「因为从数位观光的角度来看,对我来说,《Ingress》比宝可梦更重要,」王景弘说。

2012 年问世的《Ingress》,是个较《精灵宝可梦 GO》难度更高、玩家也小众的游戏,和宝可梦一样,同是 Google 旗下成立的 Niantic Labs 开发而成。玩家分为「启蒙军」和「反抗军」两大蓝绿阵营,必须互相入侵、插旗,占领世界。

《Ingress》和宝可梦一样,都是建立在现实地图的虚拟世界。虽然名气不如宝可梦,但玩家依旧活跃。具有至少 3 年资深玩家历练的王景弘估计,台湾的《Ingress》活跃玩家至今仍有上万人。

2 月 24 日,上千名《Ingress》玩家从全台各地、甚至远从日本东京来到嘉义,参与任务日(Mission Day)。只要从预设的 13 条路线、78 个景点中,任选 2 条完成,就能获得礼物。包括一级古蹟王德禄墓、保安宫等,都在景点规划之中。

一开始,王景弘就锁定《Ingress》的年度活动「变异日」(Anomaly Day),希望能和以往活动规模一样,号召 3,000、4,000 名玩家到嘉义,在指定时间内抢夺目标。

直到 2017 年 11 月后,嘉义县政府和 Niantic 的合作项目,才出现了玩家人数远多于《Ingress》的《精灵宝可梦 GO》。

嘉义县政府团队到底怎样说服这家 Google 子公司大力相挺?王景弘因为签有保密协定,不方便多说。面对《天下》记者的询问,截至截稿时间前,Niantic 尚未回应。

今年灯会最大推手,他如何让 50 万游客涌入嘉义抓宝?

王景弘是资深《Ingress》玩家,他说因为很早就谈了《Ingress》的合作,才在接触中得到宝可梦与灯会的合作契机。

2017 年一整年,31 岁的王景弘身上挂的专案至少 12 个。一身 T 恤、休闲裤搭配招牌凉鞋的他,既是嘉义县政府智慧城市暨青年创业推动办公室执行长,同时也是台湾大车队的技术顾问、新北市青年委员、台北市政顾问等。

元智大学资管系肄业的他,打过几场漂亮的仗。4 年前,柯文哲竞选团队打出的官方网站、线上募款等大小专案,多半出自王景弘之手。除了八仙尘爆后的伤者查询系统、台北市预算视觉化等专案,嘉义东石出生的他,返乡工作前也进过政委蔡玉玲办公室当研究员。

对他而言,从中央到地方、从政府到民间,跨界从来不是难事。经营社群,也是多年来累积的熟练。过去,他是台大批踢踢实业坊(PTT)以 JavaScript 学习为主的 Ajax 和软体业工作为主的 Soft_Job 板板主。

展期最长、範围最广、志工最多的一场灯会

现在,他的社群範围更广,不只对外经营宝可梦玩家关係,还要兼顾来灯会志愿服务的上千名志工。

这次的嘉义灯会,除了展期最长之外,从嘉义县政府前串联太子大道到故宫南院,占地 50 公顷的活动区域,也是刷新灯会纪录。

从报名、交通到膳食、打卡,破纪录的 3,900 名志工规模,如何有效管理也是一门学问。

今年灯会最大推手,他如何让 50 万游客涌入嘉义抓宝?

嘉义灯会全景。

线上教学管理系统  省下 3,900 名志工的沟通成本

王景弘举报名为例,一开始就请报名的志工网路报名,再绑定 LINE。单靠画面指引,让使用者扫 QR Code 加入,就有六成绑定成功。

2017 年 9 月开始,志工就分组培训近 2 个月时间,每个人都要经过约 8 小时的基础和特殊训练,才能正式加入志工行列。加入后,不仅可以自行上网登录排班,还有简讯搭配 LINE 讯息,提醒隔天值班时间,让嘉义县政府省下许多沟通成本。

王景弘坦言,这套志工管理系统,包含设备在内,成本大约只有 12 万左右。相较于他同样有参与协助的世大运期间,不仅成本不到百万规模,也从当时的经验中吸取教训。

「人对改变总是比较难适应,所以需要沟通,培养感情才好做事,」吴芳铭说。

宝可梦和灯会的结合,是数位观光的起点。能不能延续这次的人潮和热度,改变嘉义的观光生态与环境,就看灯会结束后的下一场实验。

最新图文推荐